鱿鱼仔的乡土生活 第一季海报剧照

鱿鱼仔的乡土生活 第一季更新至06集完结

鱿鱼仔的乡土生活 第一季

@《鱿鱼仔的乡土生活 第一季》同主演作品

    @《鱿鱼仔的乡土生活 第一季》相关问题

    (放羊的星星)中的歌曲有? 刘荷娜的资料?谢谢!

    我们的纪念 - 李雅微 对望 - 林志颖 坚强分手 - 何俊明 极速爱情 - 李雅微 Paradise - 李雅微 留住纪念 我们的纪念 (钢琴版) 天堂上的星星 (Paradise配乐) 眼角的漩涡 暗飙 极速爱情 (配乐) 圣战路西法 对望 (韩文版) Goodbye初体验 Goodbye My Love - 何俊明 恋爱Paradise Paradise 慢热笔记 对望 (配乐) 白纱窗 (演奏曲) 陪我在107号牢房 华丽的悲伤 极速爱情 (配乐) 姓名:刘荷娜 英文:You HaNa 韩文:유하나 籍贯:韩国首尔 生日:1986年3月22日 星座:牡羊座 血型:O 型 身高:169公分 体重:47公斤 三围:35B、24、36 学历:南韩中央大学戏剧电影学系(学中) 最欣赏的异性典型:吴彦祖 个性:直率、开朗、情绪起伏大 兴趣:旅行、听音乐 宗教信仰:基督教 家庭成员:父、母、弟弟 酒量:一瓶啤酒左右 解压法:边碎啐念边哭、听音乐 理想伴侣:有共同语言的人 最讨厌的异性类型:自以为是的人 喜爱的电影:四月故事、情书、甜蜜蜜 喜欢的食物:甜点、肉类(特别是鸡肉)、台湾卤肉饭 喜欢的品牌:LEVIS、COOLDOG 首次亮相:96年模特儿比赛 经纪公司:南韩「Ei21」公司,韩惠珍(《加油!金顺》)、郑多彬(《嫂嫂十九岁》 《阁楼男女》) 同门师妹 出道经过 演绎经历 [编辑本段] 韩国新人美女刘荷娜在韩国拍摄的首部电视作品—— SBS特别企划周末剧《糟糠之妻俱乐部》,日前正在韩国热播中,收视率也刚刚打破了30%的大关,稳坐第一。而安徽卫视推出台湾三立电视台的收视冠军剧集《放羊的星星》,也在全国省级电视台中拿到了收视第一。这部当红的台湾偶像剧聚集了许多海峡两岸当红的人气巨星,剧中份量颇重的女主角也是由刘荷娜出演。 墙外开花墙内香 台湾出道回归韩国 说到刘荷娜的出道经历,和现在许多80后的韩国明星并不相同。虽然刘荷娜是地地道道的韩国人。可是,她却是凭借着出演2006年,周杰伦第七张正规专辑《白色风车》的MV女主角而进入大家的视线。众所周之,天王周杰伦挑选MV女主角的标准是非常高的,清纯又要带有健康的气质。而和周杰伦合作过的MV主角多数也会得到很好的发展机会。所以,刘荷娜能够打败众多的竞争对手,以韩国艺人的身份成为MV中和周杰伦谈情说爱的对象,可谓是相当幸运,并以此得到了电影《六号出口》的拍摄机会。 《六号出口》是一部新鲜另类的电影,讲述的是台湾新一代年轻人潇洒斑斓的生活,反应出年轻人在生活中自由的梦想和不断被现实约束,不知道自己真正应该走向何方的状态。刘荷娜在影片中饰演了一个生活在台湾的韩国学生,是一位从小就成绩优异的乖乖女,而内心则不断想反抗,去尝试新潮的生活。刘荷娜在片中展现了她惊人的汉语水平,除了比较复杂的表达,简单的对话,她都能够用汉语完成拍摄。加上原本韩国人的设定,刘荷娜的表现相当真实。文化的差异使她不能完全理解角色的生活背景,在表演上还是有几分青涩。不过第一次出演,就担纲大银幕主角的刘荷娜,勇敢报名参加了2006年台湾金马奖影后的角逐,显示了她对自己的演技十分自信。 刘荷娜凭借着在海外的人气,引起了韩国国内的关注。和韩惠珍和郑多彬同一公司,身为师妹的刘荷娜也顺利接下了家庭伦理剧《糟糠之妻俱乐部》,担任暗恋片中女主角弟弟的角色——崔璇熙,大胆泼辣地对弟弟展开热烈追求。日前该剧已经播出了半年将近70多集,刘荷娜活泼可爱的表现已经被观众所认知。 《放羊的星星》两地热播 演技获得肯定 随着电视剧《放羊的星星》热播,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了刘荷娜。这部戏是林志颖出道15年拍摄的第一部时装偶像剧,可谓是给林志颖量身打造了一个赛车手的角色。因此在开播前,该剧就广泛地引起了关注。而作为新人的刘荷娜是如何争取到主演的机会的呢?在花絮中编剧姐姐肯定地说:“台湾像她这样年纪,比她还要会演的女演员,我想找不到第二个。”原来是在试镜的时候,刘荷娜被要求进行即兴表演,将看见男朋友劈腿的女孩子的两种情绪表演得惟妙惟肖,完全征服了编剧的心。所以认定女主角非刘荷娜莫属。 刚刚进入剧组拍摄的刘荷娜非常紧张,因为拍摄时间长达半年之久,相当辛苦,而且只有她一个外国人,害怕自己不被接受。不过剧组同仁们的爱心打消了刘荷娜的念头,大家都对她爱护有加。刘荷娜在演绎一幕生离死别的火场戏时,入戏过深一度哭得回不过神来。而林志颖就在一边安慰她,并且开玩笑逗她开心。像这样温馨的场面在片场经常能够看到。而刘荷娜的努力也被众人看在眼里,从一开始和林志颖对戏的时候,只能相互依靠说话的最后一个音节将戏剧接下去,到几个月后,刘荷娜和林志颖已经能大体知道对方在讲什么。两个主演逐渐地建立了默契,表演也更加纯熟。 刘荷娜为此剧也是付出了百倍的汗水,为了表演一幕跌落山间的戏,她需要克服对草和小虫子的过敏,在草丛中翻滚。拍摄结束后,刘荷娜立即跳起来站在一边委屈地抹泪。刘荷娜在剧中还遭遇了车祸、火场等等的拍摄,和林志颖、李威的飞车场面比起来,刘荷娜都爽快地拍摄,有着丝毫不输给男艺人们的胆量。因为刘荷娜的表演相当精彩,很多观众居然没有看出来刘荷娜是韩国艺人,看过演员表之后才恍然大悟。可见刘荷娜认真的演技,已经将自己带入了台湾的乡土生活,受到了台湾观众的认可。而当时在台湾已经发展了将近一年的刘荷娜也表示说,她尤其喜欢台湾的小吃,特别是小笼包和珍珠奶茶。也很喜欢去逛台湾的游乐园,想有时间去泡一泡著名的温泉。还能随口唱出林志颖教她的台语歌,可见刘荷娜对台湾文化已经有了很深入的认识了。 《放羊的星星》中林志颖、刘荷娜、李威、立威廉与洪小铃的新鲜组合上演了跨度为5年之久的恋爱和奋斗过程,其中刘荷娜在剧中饰演为爱说谎的善良女孩——夏之星。剧情跌宕起伏,可看度很高。而刘荷娜和林志颖塑造的银幕情侣,是麻雀变凤凰和浪子回头的升级版,因此也获得了巨大成功。剧中男女主人公的感情从无到有,屡次发生误会再到冰释前嫌,经历了很多的曲折。但是剧中两人的命运就像第一集中,两个人初识的时候不得不被手铐拴在一起那样,还是被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因为刘荷娜和林志颖的亲密表演,还传出了绯闻,观众们甚至在网上发表留言希望他们假戏真做,成为真正的情侣。刘荷娜因此还得到了林志颖新老fans们的支持,可谓收获多多。两人成为今夏最具人气的荧屏情侣。 因为该剧半年的拍摄期确实很长,演员们之间都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在该剧杀青的时候,刘荷娜因为不想离开剧组同仁们,难过地哭到说不出话,更被导演嘲笑是片场菜鸟。而刘荷娜在离开台湾的时候,更是在机场和小志抱头痛哭。而林志颖都表示两人只是感情很好的朋友,真正的绯闻男主角应该是郭世伦。不过刘荷娜和郭世伦的绯闻,也因为女主角返回韩国拍戏无果而终。 虽然近期并没有关于刘荷娜接拍新戏的消息,不过以她现在的人气热度,已经让她有了足够的权利去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刘荷娜这颗仲夏夜的新星,在今夏带给观众清爽表演的同时,也将会迎来她事业新的闪光时刻。



    汪曾祺 四十年代的小说有哪些

    所谓“乡土文学”,往往让人联想到某种奇趣盎然、野气扑人的田园诗意,月下小景、水乡夜色或空灵雨景常常成为乡土文学恬静怡人的意境,黄泥的墙、乌黑的瓦、老人、女孩和黄狗更是时常作为一种乡土文学的典型背景,昭示着乡土文学所可能具备的某种超然的美学特征。不过,乡土文学中也亦时常出现粗犷的民俗,剽悍的民风,甚至是野蛮的陋俗、愚昧的乡规和残酷的阶级压迫,所以,如果认为乡土文学只是叙述心灵的净土或只描写诗意的田园风光,显然不够全面。乡土文学中,粗犷的阳刚之气与纤细的阴柔之美同在,化外之境的淳朴人性和波澜壮阔的阶级斗争都可以为乡土文学所容纳,而愚昧与文明的冲突,在中国乡土文学的发展历程中,更是形成了一个越来越突出的主题。至于乡土文学的作家,如沈从文,自命为“乡下人”,刘绍棠,自称为“土著”,他们的乡土作品的视野,表面上看,似乎只专注于乡土间的纯美故事;细究起来,现当代任何一位以乡土文学为题材的小说家,几乎都无法完全回避关于现代意识和外部世界对乡村的影响。这种影响有时以直接冲突的方式表现出来;而在另一些的乡土文学作品中,作家的叙述可能间接地表达对于现代文明的某种否定态度。但是,不管以乡土为题材的作家对现代文明取何种态度,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中的“乡土文学”并非封闭的“乡土文学”,这一题材的文学类型,总是直接或间接应对着现代文明的挑战。 据考证,关于“乡土文学”的阐述,在现代中国,最早的是鲁迅。他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导言》中说 “蹇先艾叙述过贵州,裴文中关心着榆关,凡在北京用笔写出他的胸臆来的人们,无论他自称为用主观或客观,其实往往是乡土文学,从北京这方面说,则是侨寓文学的作者。”(1)尽管鲁迅对“乡土文学”未做出正面的定义,但他勾画了当时的乡土小说的创作面貌。当时的乡土文学的作家群体多寄寓在都市,沐浴着现代都市的文明,领受着“五四”新潮的洗礼。现代文明和进步思想的烛照,几乎成为当时作家书写“乡土文学”的一个重要的创作准备。1936年,茅盾更进一步指出“乡土文学”最主要特征并不在于对乡土风情的单纯描绘:“关于‘乡土文学’,我以为单有了特殊的风土人情的描写,只不过像看一幅异域图画,虽能引起我们的惊异,然而给我们的,只是好奇心的餍足。因此在特殊的风土人情而外,应当还有普遍性的与我们共同的对于运命的挣扎。一个只具有游历家的眼光的作者,往往只能给我们以前者;必须是一个具有一定的世界观与人生观的作者方能把后者作为主要的一点而给与了我们。”(2)如果以茅盾的“乡土文学”观念为圭臬,那么,鲁迅笔下的乡土世界无疑最具代表性。在末庄、土谷祠、乌蓬船、咸亨酒店构成的乡土环境中,鲁迅以一个启蒙者的眼光揭示着乡土人物的麻木、愚昧和残酷。在鲁迅的乡土小说世界里,乡土环境,绝对不是寄予着某种人生理想的世外桃源,而是扼杀民族生命力的所在。鲁镇和末庄几乎可以等同于鲁迅所说的“铁屋子”。大概只有在回忆童年的叙述中,鲁迅才对故乡表现出些许的温情。而鲁迅对乡土环境的严峻态度,实际上为现代的许多进步作家所接受,所追随。在乡土生活和风习画面中寄予重大的社会命题,显示社会的变迁和变迁社会中的人物成为中国现代作家孜孜以求的一种乡土文学的叙事模式。鲁彦、许钦文、蹇先艾、台静农、许杰、彭家煌、沙汀、艾芜等一批现代乡土作家,以朴实细密的写实风格书写老中国儿女在各自的乡土上发生的种种悲剧性故事:宗法制的农村中的世态炎凉和无产者的不幸,封建等级制度延伸出的生活逻辑和社会心理对贱者、弱者不动声色的毁灭,封闭的边远乡村中原始野蛮习俗对人民的播弄和控制,等等。在这些乡土文学中,被台静农称为“地之子”的现代中国农村的老百姓们,承受着巨大的苦难,而小说叙述者所营造出的愚昧与冷漠、悲哀与阴郁交织着的乡村氛围,表现出这批乡土作家对当时中国最低层社会的强烈使命感。当然,这批乡土作家同时还是农村痼疾的解剖家,如沙汀,以尖锐的讽刺的笔法,写出了“半人半兽”“土著”人物把持的乡镇中的黑暗和无常。 对乡土世界中政治、经济、阶级斗争问题的关注,乃是现当代中国的乡土文学的相当重要的一个叙事潮流。从早期具有左翼色彩的乡土文学创作开始,延续到抗战期间的赵树理、孙犁,形成了“山药蛋派”和“荷花淀派”的乡土小说流派。在赵树理、孙犁的乡土小说中,政治斗争故事和战争故事已经成为主宰。不过,在关于政治和战争的叙述中,这些作家通常以普通农民为视角,所以,他们的叙述和思维依然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特别是孙犁,他的乡土小说,塑造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乡村普通百姓的乐观、无私和勇敢,具有一种鼓舞大众为民族解放而斗争的诗意向上的力量。而这种以革命为脉络的乡土文学,发展到合作化题材阶段,事实上其叙述者都转变为的具有敏锐政治意识的全知者,他们以乡土小说为输出革命和继续革命理念的所在,并十分注意塑造乡土世界中具有高度革命觉悟的农村“革命新人”,这些作家,以柳青和浩然为主要代表。 与具有进步色彩或直接参加革命的乡土作家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另一批陶醉于田园风光的现代乡土作家,其中成名于20、30年代的废名和沈从文最有代表性。废名的乡土文学作品中,少年和姑娘在夕阳下逗留嬉戏,行人挑夫在杨柳树下乘凉喝茶,农家乐的一派祥和而繁忙的快乐景象完全抹去了现代农村中血腥的一面,谱写出一曲远离尘嚣的田园牧歌。至于沈从文的创作,也多注意刻画乡土中的“粗糙的灵魂”和“单纯的情欲”。沈从文描绘的山寨、码头宁静而秀美,宛如一副副古朴奇幻的风俗画。特别是在这些“化外之境”中发生的爱情故事,更有令人一唱三叹之妙。《边城》中少女翠翠的爱情观和爱情经历,单纯而美丽,有着未受现代都市文明污染的清澈和微妙。在沈从文的乡土文学世界里,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有灵性的,禽兽在做梦,草木能谈吐,大自然的“神性”成为乡土世界沉默的主宰。那么,沈从文意图在他的宁静超脱的乡土作品中寄寓什么样的主题呢?是“人性”。沈从文在他《从文小说习作选·代序》中言明:“这世界或有想在沙基或水面上建造崇楼杰阁的人,那可不是我。我只想造希腊小庙。选山地作基础,用坚硬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匀称,形体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理想的建筑。这神庙供奉的是‘人性’。”那么,我们有必要追问的是,沈从文是不是以“人性”的小庙的构造回避可能存在的残酷现实,从而“美化落后”“诗化麻木”呢?如果这样看待沈从文的乡土文学作品,确实是过于粗暴简单了。在沈从文诗意神话的长廊中,即使是最精美的篇章,也在述说着某种无法抗拒的悲凉。翠翠那一双"清明如水晶"的眸子,在亲人的死亡和情人的离去的现实面前,不也宣告了诗意的神话的破灭了吗?而沈从文的另一名篇《丈夫》,几乎完全可以将其视为关于乡村底层人物的一曲悲歌。进入乡土文学纯美境界的沈从文,未必就不懂的社会的苦痛,只不过他是以率真淳朴、人神同在和悠然自得的边缘性异质性的乡土文化的叙述,显示处于弱势的边缘文化中沉静深远的生命力量,从而内在地对所谓文明社会的种种弊端构成了超越性的批判。在新时期的乡土文学写作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沈从文式乡土文学写作类型的延续。在汪曾祺等作家的乡土文学作品中,沈从文式的清澈空灵被赋予更为乐观明朗的特征。另外,沈从文的乡土文学,还开创了以展现“异质文化”中人性轨迹来表明文化成规对人的影响的写作模式,这种模式在新时期为韩少功、李锐这样的作家所承继。不过,韩少功式的视角要比沈从文更“客观”、更“中性”,他们更直接地也更热衷于叙述、分析他们所看到的“异质文化”之内发生的种种故事。正如李庆西对韩少功的《爸爸爸》的叙述者态度的分析:“就审美主体而言,完全是局外人的态度,对一切都保持着老于世故的缄默。这倒并非自以为是的冷眼观照,而是一种宽宏、旷达的心境。所以不奇怪,这里没有鲁迅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慨,……,叙述者的意向,实际上是对传统文化和民族性格的认同。”(3)韩少功对于传统文化和民族性格是否认同有待商榷,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韩少功的确善于模拟“局外人”的视角,反复打量他眼中的乡土人物乡土习俗的种种文化规定性。这种冷静的写作态度,在韩少功的长篇小说《马桥词典》中达到了极为自觉的阶段。《马桥词典》中,乡土,特别是乡土语言,成了乡土文化中最有趣也有富有历史深度的缩影和索引。表面上,马桥是一个静态的存在,惟有“局外人”的视角,才可能将现代文明对马桥的影响看得如此透彻,并获得丰富的诠释。在“地球村”的意识越来越强烈的当代,以韩少功、李锐、张炜为代表的中国作家们,已经不再象刘绍棠那样以自我情感的过分投入作为呵护乡土文学的写作姿态,而是站在一个更自觉更冷峻的制高点,以文化代言人的身份,叙述着中华各地乡土文化的变迁。 乡土写实小说:20年代中期,以农村生活为题材,具有较浓的乡土气息与地方色彩的小说兴盛起来,延续到30年代,即乡土写实小说。代表:废名(冯文炳)、许杰《赌徒吉顺》、许钦文《一生》《疯妇》、鲁彦(原名王衡,因热爱鲁迅而改名,代表作《菊英的出嫁》——冥婚,《黄金》标志着乡土写实小说创作的成熟,史伯伯,串门——借钱,参加婚宴——坐末席,女儿遭骂,被盗不敢声张,写出了金钱观念驱动下人与人之间冷酷、可怕的关系。)蹇先艾、黎锦明、彭家煌《陈四爹的牛》、台静农、徐玉诺、王思玷等。乡土小说把艺术之根扎于故乡的土地与农民之中,带着满身乡土气息,又敢于正视农民的辛酸与凄楚,作平实自然的描写。 ······································ 说行天下 朋友推荐的小说网站大全。 ······································ 说行天下 朋友推荐的小说网站大全。 ······································